東西問丨吳家林:如何以攝影為橋向西方展示中國形象?

  2021-11-19 15:40:33

潜江驾驶证科目包过,▓买驾照+教练【σσ/蓶;同号:272-591-113】不用本人考试正规直接买希望能帮你!  1991年,CFIUS颁布了《外国人兼并、收购和接管规定》(RegulationsPertainingtoMergers,Acquisitions,andTakeoversbyForeignPersons)以辅助《埃克森-佛罗里奥修正案》的实施,该规定明确,如果总统认为一项已完成但未申报的并购交易可能危害国家安全,可以采取适当措施撤销该并购交易。

  (東西問)吳家林:如何以攝影為橋向西方展示中國形象?

  中新社昭通11月18日電 題:如何以攝影為橋向西方展示中國形象?——專訪攝影家吳家林

  中新社記者 繆超

  有時候,一圖勝千言。

  上世紀八十年代,一位攝影師走進家鄉云南的大山,著眼于中國普通民眾在自然狀態中的美好人性,堅持用心靈感知去捕捉具有戲劇性且真實的瞬間。其作品有著強烈的個人風格、濃郁的地域特色,也具有厚重的中國歷史感和文化感,最終在世界各地舉辦影展,在西方攝影界引起巨大反響,向世界展示了中國形象。

  他就是吳家林,唯一入選《布列松的選擇》以及世界攝影大師系列叢書《黑皮書》的華人攝影家。

  如何以攝影為橋,向世界展示真實、立體、全面的中國?吳家林近日在家鄉云南省昭通市接受中新社“東西問”獨家專訪時表示,中國攝影要融入中國人的影像藝術個性與東方美學,創造自我。有別于西方的東方攝影,能夠豐富世界攝影的多樣性,必將吸引更多世界的目光。

吳家林攝影作品“拉家常”
吳家林攝影作品“拉家常”

 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:

  中新社記者:您是如何走上攝影之路的,西方為什么認可您的攝影作品?

  吳家林:我1942年出生,已近耄耋。青年時,當過小學教員、縣文化館員、新聞通訊員。1969年開始接觸照相機,從此走上自學攝影之路。一開始,我與眾多中國攝影師一樣習慣擺拍。但后來逐漸意識到真實才是攝影最本質的特性。篤定真實,慢慢形成自己的攝影風格:不組織、不擺拍、不表演、不干預。

  意識到真實,是我受到西方攝影界認可的原因之一。但能被西方攝影主流欣賞,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當時沒有去跟風西方。有人說,我是在學習法國著名攝影家布列松的抓拍手法,但當時我并不知道布列松是誰。我是以東方人視角,記錄這塊古老土地上的蕓蕓眾生,展示出中國攝影的獨特魅力。正是這一點,才讓西方攝影界不自禁地興奮起來,并最早、也最普遍地得到國際同行業的肯定。

吳家林攝影作品“賣鳥人”。
吳家林攝影作品“賣鳥人”。

  中新社記者:“擺拍”是西方長期不認可中國攝影的主要原因嗎?

  吳家林:首先要澄清,“擺拍”不是中國攝影的“特產”,它是西方攝影史的一部分。過去,西方許多經典照片都有擺拍痕跡,包括著名的羅伯特·卡帕的《臨死前的士兵》、羅森塔爾的《星條旗插上硫磺島》,以及反映二戰勝利的照片《勝利之吻》與《攻克柏林》等。客觀地說,原因是當時的歷史條件和技術不具備抓拍條件。

  攝影源自西方,中國攝影自然會受到西方擺拍歷史影響。一直以來,西方對中國充滿無限好奇,希望看到真實的中國。顯然,擺拍并不能滿足這種愿望。目前,中國攝影界的擺拍風氣仍一定程度存在。照相機是歷史的眼睛,在相機面前表演或通過相機刻意選擇被觀看的中國,其照片價值就會土崩瓦解。我認為,中國攝影當前要遵守兩個原則:一是尊重歷史,二是尊重真實。

位于云南省昭通市博物館的“吳家林影像館”內部。
位于云南省昭通市博物館的“吳家林影像館”內部。

  中新社記者:曾有中國攝影師認為只有反應尖銳歷史,才能受到西方認可。您怎么看?

  吳家林:在很長一段時間內,中國紀實攝影確實存在一種“歷史題材決定論”,認為拍攝尖銳題材更受西方關注。我的例子恰恰證明那是錯誤的認識。

 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起,我帶著相機深入家鄉昭通烏蒙山區,拍攝《云南山里人》,著眼于普通民眾在自然狀態中的美好人性,用自己的心靈去捕捉具有戲劇性且真實的瞬間。當時,家鄉昭通山區特別貧困,我卻不想展現貧困,更想展現山里人的尊嚴。

  正是這組平和、質樸的攝影作品,吸引了法國著名攝影師馬克·呂布的目光。他看后認為,西方世界的城市奢靡成風、荒誕不經,《云南山里人》記錄的中國農民形象,樸實、勤懇、善良,物資匱乏,卻洋溢著簡單的幸福。當時他說,“這是治療淫逸無度的城市病的良藥。”西方通過攝影透視中國,同時映射聯系到西方社會問題,這讓中國攝影界震驚和反思。

  中新社記者:縱觀您的攝影生涯,主要作品都是記錄展示家鄉云南的普通人。您為何這樣做?

  吳家林:我生于斯長于斯,熱愛這片土地,了解這片土地。五十多年來,我老老實實地表現父老鄉親,表現自己對土地、對生活的認識。1993年至今,我先后出版了《吳家林·云南山里人》《吳家林·時光》《吳家林·瞬間邊地》《吳家林·保山》《吳家林·中國邊陲》《吳家林·邊地行走》《吳家林·故鄉昭通》《吳家林·玉溪》《吳家林·秘境臨滄》等作品集。

2005年吳家林在家鄉云南昭通拍攝《故鄉昭通》。
2005年吳家林在家鄉云南昭通拍攝《故鄉昭通》。

  正是憑借對故鄉的熱愛、對家鄉人的關注,我得以拍攝到大量優秀作品。這些作品曾多次在巴黎國際攝影節、美國休斯敦國際攝影節、德國赫爾騰國際攝影節、瑞典斯德哥爾摩藝術博物館、莫斯科現代藝術博物館展出。2006年,我的作品被列入世界攝影大師系列作品集,袖珍攝影黑皮書《吳家林·中國邊陲》在法國出版。有人形容我的風格是自然的、樸素的、原生的攝影,其實這恰是云南的特質。

  過去和現在,人們總是在強調離開家鄉走出去。其實大家沒有真正走出去,也不需要走出去。我的故事告訴大家,即使站在家鄉,也能走向世界。因此,我忠告中國的年輕攝影師:熱愛家鄉,自信地展示家鄉。

  中新社記者:隨著中國人富裕起來,照相機早已相當普及,可以說現在已進入一個“人人都是攝影師”的時代。這種情形下,如何以攝影為橋向西方展示中國形象?

  吳家林:首先是回歸攝影本質。我注意到,現在很多中國攝影愛好者在攀比攝影器材,甚至認為作品水平與設備高級程度成正比。其實,照相機只是工具,就像畫家手中的筆。攝影不是器材問題,是攝影者的眼光、素養決定照片質量與傳播效果。

  其次是學習交流互鑒。現在出現一種排斥西方的觀念。無法回避的是,攝影就是西方傳至東方的。我們要秉承開放態度,西方好的東西我們就應該吸收,亦如我們好的東西會被西方吸收一樣,比如畢加索的創作,就吸收了眾多中國繪畫的精髓。攝影是現代文化藝術的一個門類,本身就有國際化特點,它可以成為一座東西方溝通交流、學習互鑒的橋梁。

  再次是創造東方風格。中國歷史悠久、文化博大精深,孕育出自成一體的東方美學。東方攝影要融入中國人的影像藝術個性,創造自我,避免雷同西方。有別于西方的東方攝影,能夠豐富世界攝影多樣性,必將吸引更多世界的目光。(完)

  受訪者簡介:

  吳家林,1942年生于云南昭通,國際知名攝影家。1995年入選美國《世界當代攝影家大辭典》。1997年,獲美國瓊斯母親基金會國際紀實攝影獎(首位中國攝影師獲此獎項)。從1996年3月起,先后在巴黎、休斯頓、德國赫爾騰等國際攝影節以及紐約國際攝影中心ICP、瑞典斯特哥爾摩藝術博物館、莫斯科現代藝術博物館、法國法布耶藝術博物館、巴西現代藝術博物館以及中國臺灣、香港、北京、上海等地舉辦個人影展。2003年代表作“拉家常1999成都”被世界著名攝影大師卡迪爾·布勒松收入《布勒松的選擇》影展及畫冊;2006年《中國山里人》作品集進入世界攝影大師系列叢書《黑皮書》在巴黎出版,同名影展也在當年巴黎影節上展出,這是唯一的華人攝影家獲得這兩項殊榮。

【編輯:房家梁】

新聞推薦

頻道推薦
  • 日本计划2024年开造下代战机替换F22031年可量产
  • 澳洲成峰高教回购42万股涉资11.55万港元
  • 券商股"贵"了么?业内人士:万亿成交不息券商行情不止
  • 首尔市长朴元淳的最后一天
  • 美国疫情为何失控?看了美国政府这些反科学的荒唐事就明白了
  • 中邮智递发生工商变更目前由深圳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全资持股
  • 24小時新聞排行榜

    7723日本电影免费观看完整版,4399影视日本在线观看免费 ShangHai ZhongFu Archtectural Design Institute All rights reserved 第三張 Copyright@2011-2013ShangHai ZhongFu Archtectural Design Institute All rights reserved